Sunday, April 4, 2010

扫墓

好几年没去扫墓了,今天车上还有一个空位,老爸恩准我一起去。

一上车,不管我们说到什么话题,老爸都能借题发挥,骂个不停。骂呀骂的,就骂到某大嘴巴首长。骂了大嘴巴,又骂去领取一百块钱的人,人家“穿得美美”去领钱他也看不顺眼。耳朵好痛。汽车的冷气又故障了,冒出一阵阵的白霜来,偏偏就是没有冷气送出来。

不过幸好出发时,太阳已经照到头壳上了,所以没遇上车山车海,还找到有树荫的好位子停车。
上完漆收了毛笔,弟弟才发现忘了“后土”。我探过头去想看看什么是“后土”,他却指着“后土”的石碑跟我说:“毛虫。”

后土是毛虫?原来是石碑上有一条毛虫。可弟弟已经把毛笔收起来了,要不然他就要在毛虫身上写着“毛虫”,免得人家以为它是“后土”。

拜祭了祖父,回家医了肚子,又去拜祭祖母。这一次更热了。这里连一棵树也没有,车子只能停放在烈日下。一下车,就有一个金毛男驾了摩托车来,一直看着我们,也不说话。我们往祖母的坟地走去,看到一群人坐在一座坟墓上,问我们要不要填土。其中一个看到我们全副武装,有草帽有锄头又有巴冷刀的,就问我们:“你们耕种的吗?有这样的草帽!”

金毛男跟着我们,跟到祖母的墓地,又绕了一圈,才说要收费,四十元。墓地的确已经清理得干干净净了。老爸问他,不是三十元吗?金毛男说:“这里是四十元的。”老爸没说什么,我以为他没带钱下车。金毛男又说:“是四十元的,我可以扣给你。扣十元。”

到底要收多少钱?金毛男说:“三十元。”老爸掏出钱来给他,他就开了一张三十元的收据给老爸。
我和阿姨坐在炎热的墓碑上折冥纸,老爸一直命令我们起来。他说这样会长O pa的。我说那是因为有病毒才会长的。老爸坚持说那是因为太热了,才会被身体逼出来的。我们没理他,继续坐着,把墓碑给坐冷了。

拜祭完毕,我们收拾东西走上山。那群人还坐在那儿。那些人开始酸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也要给他三十元。”

老爸竟然还回答他们:“有做啦。”

那些人还不甘心,还继续酸下去。

上了烤炉似的车子,老爸开始心里不平衡,开始念念念、骂骂骂,骂人家是黑社会,骂人家是没用的人,骂了十多分钟还没有停止的意思。我们的耳朵一直痛痛痛。。。

13 comments:

  1. 很奇怪。是否今年开始呢?有这些人拿着本收据来收钱。在我家乡,他们说是义山的人,有工作证,和一般除草的不同。收的是帮我们烧巴,清理草的钱。不过我们没有给。
    如果是义山的还好,他们也需要经费的,就怕是冒充的。怎么以前没有?

    ReplyDelete
  2. 某大嘴巴首长? 哈哈哈哈, 幸好有说“骂去领取一百块钱”的人。要不然我还以为是骂小根根太监。
    因为308 前就是有唱小根根为“Raja Bodek"。

    ReplyDelete
  3. 怎么你家老头看大首长派钱不顺眼啊?

    ReplyDelete
  4. 我们这里只收拾元。

    (你爸是民政的?:P)

    ReplyDelete
  5.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6. 太勇敢了,你竟然敢在那边拍照
    我想了很久,还是不敢

    ReplyDelete
  7. Liam:

    大概是念过经了…

    “细路女吾识世界,有怪莫怪…”

    阿伯怪:“我阿伯怪天不怕,地不怕,还怕你怪?”

    ReplyDelete
  8. Botak:
    也不知是真还是假,收了好几年。开始收费后,义山就干干净净的,就当作是真的好了。

    moo_t:
    小根根?你们好亲热。我老爸谁都骂,什么都骂,是个潮州怒汉、愤怒老头。

    tamiya:
    他可能不敢去领取,又不好意思讲,所以借题发挥。

    幸运猪:
    马六甲的钞票比较大张,收一张红色的就够了。

    民政党不是改名为蚊子党了吗?我老爸是蚊子......?

    liam:
    我把照片拍到这么美,应该不算不敬吧?我可没有在那边胡言乱语,也没放鞭炮。

    ReplyDelete
  9. David:
    阿柏怪比较怕武藏。

    ReplyDelete
  10. 派钱也会被骂??
    本来想派点的
    但,为了怕被骂还是算了~~

    ReplyDelete
  11. jerry:
    我不会骂你的,不让我老爸知道就可以了。

    ReplyDelete
  12. 抗議~~我是老頭~可是我不憤怒~~~哈哈哈哈!你明知道自己的老爸愛駡人還送上車聼他罵哦?這是你孝順他的方式嗎?哈哈哈哈!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