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10, 2010

看一眼桌上堆积如山的簿子,上课去。上完两节课,再回到办公室时,簿子更高了。某讲师说,老师所谓的“空节”,是不规范的词语。它不止不规范,简直是梦幻。“空节”,free period?真正的名称是:改簿子节+纸张工作节+做杂工节+做不知所谓工作节++++++++

再看一看桌上的簿子、作业,还是要抛下它们。匆匆整理了生活技能老师的资料,往书记室送去,复印好后才想到应该先给校长签名。问书记,要放着让她们去处理,还是我自己拿去给校长签名?她们当然说:“你自己拿去。”我只是问爽而已,如果她们要我放下让她们拿去给校长,那我就立刻冲回办公室打电话买万字。

没有机会买万字,我只好亲自去见校长,罚他签名。

那么现在我已经把资料、文件弄好送来了,接下来要怎样送到州教育局去?办公室助理和书记一直不肯收下那一叠文件,还不停地带我游花园:“要送到州教育局?谁要去?有谁去?谁可以去?没有人去,不是你自己送去吗?”

我问他们:“这些东西不是一定要经过学校送去的吗?难道我可以自己送?”

办公室助理又说:“等一下,总书记在吃东西。”我不知道要等多久,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等总书记。要求学校呈上生活技能老师资料的是州教育局,又不是总书记。

扰扰攘攘了一阵子,办公室助理说他问一问总书记,然后就把储藏室的门开了一个缝,往里头说话。我错觉他在询问储藏室要如何处理我。一会儿,总书记走出来。原来她躲在储藏室里吃早餐。

我告诉她,东西已经准备好了。她说:“已经超过期限这么久了,JPN都已经打电话来问了,这么紧急,真不知该怎样。。。”

“既然都已经超出期限这么久了,那么再迟到星期一才送过去也没什么分别了。”我强词夺理。谁叫叶露露偏偏那么巧,我一把表格拿给她填写,她就立刻请假两天?要不然星期三或星期四应该有人可以送到JPN去。

总书记露出一副帮不到我,又很焦急的模样。

办公室助理说:“你只好自己送到JPN去。没办法了。”

笑话,我自己送到JPN去,那么学校请你们来做什么?蛀米虫!

我又不是菜鸟。我说要邮寄过去。办公室助理又说:“不好,会不见的。”

办公室助理还是坚持我必须自己把东西送到州教育局去。浪费了不少时间后,书记Yati说:“你先打个电话到JPN去问看该怎么做,可不可以先传真一份过去,过后再送正本去。”

我回到办公室,找出电话号码,找到了负责人,得到“星期一才送去”的准证后,又回到书记室告诉办公室助理,告诉他可以星期一才送到JPN去。我说Isnin,他问我:“expend?”

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又说了一句isnin,他又问我:“expend?”

我还是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却没有问,只胡乱地点点头,逃之夭夭。

浪费了45分钟。45分钟还不够书记们看一本杂志,打一件毛衣,吃一包nasi lemak,可是宝贵的45分钟可以让老师改几百本的簿子。

我的桌子已经没有空位可以再容纳任何簿子了。有欲哭无泪的感觉。

泪还没开始流出来,又要去上课了。除了上自己的课,还要代课。再回到办公室时已经快要放学了,又带回来一大堆的簿子。自作自受。继续努力改呀改,放学了还是无法消灭桌上的簿子。我拿出袋子,挣扎着要不要打破“从不带簿子回家”的惯例,带一叠回家改呢?

肥婆和文老师听到我在自言自语,就一起回答我说:“哎呀,我每天都带回家改的啦!”

可是我跟你们不一样,从不带回家改的嘛!反正一直以来,我总能够在学校改完簿子。

肥婆竟然说:“每次都能改完?你真好命!”

“喂,什么好命?簿子改得完是因为好命?我很努力的!”我大声反驳。这个肥婆不是忘了吃药,就是忘了带脑袋来学校。我们的节数一样,苦命指数一样,簿子改得完不是因为好命,而是因为效率高!

肥婆笑着说:“我也很努力的,可是还是改不完。可能是因为你的手脚比较快。”

这句才像人话。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已经这么努力了,工作还是永远做不完?


连office boy的工作都要我们自己做。。。

5 comments:

  1. 你努力表示你等於一頭牛,沒事做的都是那些狡猾的狼。

    ReplyDelete
  2. 唉。。可怜的蛇蛇。不如。。不如。。把簿子、作业吃掉?

    ReplyDelete
  3. 这也是一种很矛盾的事情,(应该是右脑的功能,我猜右脑讨厌规律性劳动,追求创新改变性的劳动方式)我们希望一切可以有别人或者机器代劳,但是同时我们又担心饭碗不保…之所以有些事情机器不能代劳,是因为很多人还要靠它吃饭的。

    ReplyDelete
  4. 学校的书记都是一副屎样。
    处理任何东西都是慢好几拍的,然后还一副干了很多事情,很忙很忙的衰样。

    ReplyDelete
  5. 小强:
    我是一条蛇。。。

    Ulat:
    看起来不好吃的,不如虫帮我吃好吗?

    David:
    我想可能是因为人类过的是群体生活,只要有人不敢反抗,其他的人只好乖乖跟大队,继续做那些愚蠢、无意义的事情。

    syan:
    他们是名副其实的白领,白白领薪水!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