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0, 2010

会怎样

我以为他今天可以回家了,可是打电话去问,他说情况更严重了,眼压上升,医生不让他回家。

我和阿田到医院去看他,他躺在床上不睬我们。我以为他睡着了,他摇摇头。我们逗他说话、逗他起身,逗了很久,他一直不肯张开眼睛,只是小声、简单地回答,要不然就索性点头摇头,就是不愿意张开眼睛。他说很幸苦。可是戴着眼罩也很幸苦。

喂P的电话响,他跟对方说:“你们不要来看我哥哥,他说他不要见人。”

噢,刚才他没说,所以我们就不醒目地去了。

后来护士来带他去见医生,他只好起来。阿田说要跟着去听听医生怎么说,所以我们就跟着去。我们打算冒充他的亲生妈妈和阿姨。

医生用仪器看了好一阵子,写下30。眼压30,早上48,就是说眼压下降了。医生说:“眼睛还在发炎,眼膜已经变白了,看不到后面的筋。”

眼膜(晶状体?)不能复原了吗?医生肯定地说:“坏了,一定要割掉另外换一片了。”就像做白内障手术一样,摘除已经浑浊的晶状体,换一片人工的。

他要知道的是,做了这个手术之后视力如何、有什么后遗症。医生要说的是要看得到后面的神经线有没有坏掉才可以给准确的答案。

可是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可以看到后面的神经线呢?医生说:“眼膜已经变白了,已经看不到后面的筋了,一定要拿掉这层膜才可以看到。现在我们必须等眼睛消肿。”

正常的眼压是多少?医生说21或以下。好像离目标不远了。我问了多多,医生没问我是哪里来的鸡婆。可是我不敢问:万一神经线坏了,会怎样?

我和阿田把他带出去,喂P却没跟着出去。我以为他有不想让我们听到的问题要问医生。

阿田练习当护士,把他推回病房,才知道推轮椅不容易。他一回到病房,又立刻躺到床上,闭上眼睛盖上被单,就像我们刚来到时一样不理睬我们。我们安慰了他几句,离开病房。在门口遇到喂P。

原来他问了医生我想要问的问题,如果神经线坏了,会怎样?

会怎样?

我警告喂P,千万不可在他哥哥面前提起。。。

7 comments:

  1. 这时候他应该接受心理建设也面对一切可能.

    ReplyDelete
  2. 眼睛疼痛是很难受的。疼痛虽然轻微,但是却挥之不去,又不能搽药油…

    ReplyDelete
  3. liam:
    被射伤。

    幸运猪:
    我会告诉他。

    薰衣草夫人:
    需要时间来面对。

    David:
    疼痛会过去,怕的是失去视力。

    ReplyDelete
  4. 被什么玩意儿射伤会那么严重??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