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6, 2010

被玩残?后果自负

还没回到家,竟然接到风声说Kit已经来到家里了。这人神出鬼没,出现前总不先通知一声,幸好今天我还回到家,还一身美丽大方得体的装备,没不幸让他看到我披头散发、短裤背心、惊栗万分的可怕形象。

原来同行的还有太俊。太俊老远跑来就是为了缴付交通罚款,结果去了新的警察局,却被告知必须到旧的警察局去才行。两人不知道旧警察局在哪里,只好跑来问路。

我以为旧警察局早已经被夷为平地,建起了工厂,所以半信半疑,觉得是警察在故意为难太俊。而且其他人的罚款都是在新的警察局缴付的,为什么偏偏太俊的这么与众不同?

我看看时钟,太俊立刻说:“还有半小时。”所以我们就赶快出发到旧警察局去。原来旧警察局真的还存在,工厂其实建在旁边,也不知是干什么用的。当然也不知道既然旧的警察局还在使用中,不是危楼,为什么还要花那么多钱建一所美轮美奂、巨大崭新的新警察局呢?

太俊把车子驾进去,警局门口有个在抽烟的警察,他没理会我们。太俊和Kit下车询问,抽烟警察说柜台关了。就这样而已。Kit不死心,怂恿太俊推门进入警局里头。这次总算得到一点丁的资料:柜台在三点正关闭。

让人家一所又一所的警察局去找到团团转后,竟然三点就关柜台?下次我一定要仔细看清楚,三点柜台关闭,那么五点是不是就落闸放狗了?

太俊帮我不少,而且星期一就是最后期限了,我只好发挥助人为快乐之本的伟大情操,叫他把罚单交给我,让我帮他缴付罚款。

警察,是人民的公仆?

哼!

哼!

哼!

3 comments:

  1. 助人为快乐之本,原来蛇也很一颗善良的心,难得难得。

    ReplyDelete
  2. 走过岁月:
    蛇没有善心的啦,互相利用而已。

    幸运猪:
    很好,嘴里含着饲料的时候的确不适合说话。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