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5, 2010

宠溺

星期五,和是非精进行了一场假惺惺的对话。我假惺惺地说:“又有课外活动了,不如我们交换吧,我去教空手道,你来教男童军。”

他假惺惺地说:“好啊好啊,反正空手道都不是我要的。”

我又假惺惺地说:“咦,不是你自己去要求换的吗?”

他也假惺惺地说:“哪里有?我根本不知道的。是不是你去要求把我换掉的?”

笑话!我永远不会自愿把他放走的!放走了他,我要怎样报仇?我还有什么乐趣?然后我们就假假说好要去向课外活动主任要求对换。然后当然就不了了之。

星期六进行课外活动时,不见洪EG的踪影,还以为他不知道有活动,要不然就是逃学了,再要不然就是因为星期五跟学生打架,所以星期六不敢到学校去。

今天一到学校就遇到洪EG,问他为什么星期六没来?他说:“是呀,我没有来。”简直是废话。接下去,他说了一句晴天霹雳的话:“我已经换去空手道了。”

噢!当初我已经说明不要这么多老师了,课外活动主任还是坚持要把洪EG塞过来。现在竟然在第二次课外活动前夕、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之下把洪EG换走,还是换到空 手道那儿去!

我立刻走到课外活动主任的办公室去问个究竟。她说:“哦,我星期五那天才跟他说,让他去空手道的。那时已经放学了,我看不到你,所以没告诉你。你说过不需要这么多老师嘛。”

简直是说鬼话。星期五我比她迟了一个半小时才回家,她竟然鬼遮眼看不到我!

换掉洪EG、换掉任何人都无所谓,要换掉我也可以。重点是——

换到空手道那儿去!

任务是开门、点名、关门。

原来学校需要两个老师来负责开门、点名、关门,让一位空手道教练和三十多位学生可以顺利地在礼堂进行练习。

我也很需要十多二十位老师来帮忙做人墙阻止别人胡乱停车占据我们的童军基地呢!

8 comments:

  1. Wow,thought u also know Karate! School is innocent? Let me guess. The bigger Hwa at Raja Uda or the smaller Hwa near the traffic light? I think the brighter Hwa.

    From Kangaroo land (still on Easter holiday)

    ReplyDelete
  2. 建议你带领童子军向课外活动主任示威!

    ReplyDelete
  3. 原来大王这么有本事,不但是童军的Pemimpin,也会空手道,佩服佩服。

    ReplyDelete
  4. 波裂嘛。兩個老師做开门、点名、关门算得了什么。

    現在波裂國全部政府部門都泡沫化了, 遲早那雞會塞一大群公務員去做“學校行政”,那時候。。。。
    會氣死你。

    ReplyDelete
  5. 可不可以换过来我诊所,站在大门阻止病人进来?
    最近我忙到要吐血了

    ReplyDelete
  6. 大王真有本事,不但是童军的pemimpin,也会空手道,我要向你学习。

    ReplyDelete
  7. 咦,我这里的留言也不见了??

    ReplyDelete
  8. 袋鼠国无名氏:
    斟茶递水扫地抹窗也可以,样样精通。

    幸运猪:
    我们需要一只领头猪。

    走过岁月:
    我会的是帮跆拳道教练开门、点名、关门,不是跆拳道。

    moo_t:
    要增加马来文节数了,到时又可以名正言顺地把过多的马来老师塞过来了。

    liam:
    洪某身形粗壮,刚好可以堵住一道门,借你用很适合。我会向上头反应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