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4, 2010

海边餐

阿田获得卓越服务奖,虽然一千块钱的奖金还没到手,可是因为相识满天下,已经请客请了好几场。今天轮到我们受惠的第N场定在海边的某海鲜餐馆。

由于人多口杂,点菜花了不少时间。阿田不肯自己点菜,推说已经点了菊花水就算了。阿花点了鱼。服务员问我们要什么菜,然后就念出各种菜名。我随口说芥蓝。结果阿Lam就说:“芥蓝有很多水银的。”

我想跟她说:“不如你吃屎就好了。”可是我说:“什么都不能吃,这样就不用住在地球上,住火星好了。”她有点不悦,可是没再说什么。

芥蓝有水银,鱼肯定有水银,虾应该也有水银,那么来到海鲜餐馆,大家都吹海风喝矿泉水好了。

接下来,有人不敢吃蛤蜊,有人不敢吃balitong,可是最后还是点了七道菜。一会儿,服务员送来一盘看起来像芋泥一样的菜。我们看不出它到底是七道菜里面的哪一道,便告诉服务员说送错了,叫她们来拿走。结果从厨房走出一个熟口熟脸的年轻人来,说那道菜的确是我们的。
原来是学生在厨房里看到老师来了,特地送给老师的。

七道菜陆续送来了,我们一边说话,一边以狂风扫落叶的速度干掉面前的食物,好像有两个口一样。到最后,侥幸存下来的竟然就是这盘不知名的、像芋泥一样的赠品。还没吃到的人不知道它是什么,已经吃了的人也不知道它是什么,只说:“很硬的,不知道是什么做的。”

由于这是学生送的,我们互相强迫大家要把它吃完。吃完后,还是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是甜的还是咸的?只看得出中间那团东西是虾。

吃饱后,大家就继续坐着聊天。训导主任的太太也来了。加上副校长的太太,这时座上就有三所学校的老师了。大家就互相要把学校里的问题学生往对方的学校推去,还想要到空地上去决斗了。

4 comments:

  1. 一千块吃几场就完了,还剩什么?

    ReplyDelete
  2. 你们真好,我从来没有吃过cemerlang的人请客,一定很好吃,酸味肯定够

    ReplyDelete
  3. 这种的请客,有时候还真的很无奈。

    那天我也“被逼”请客,简直就是努力付出换来的奖励,还要去笑脸服侍别人。

    ReplyDelete
  4. 薰衣草夫人:
    剩下开心。

    liam:
    不酸,不酸,她应得的,是我们厚颜无耻去把她的钱吃掉。

    tamiya:
    被“屈”请客的确无奈,不过我们的情况刚好相反。我们被请很不好意思。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