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4, 2008

不安

Indah water 是混蛋。除了邮政局,别的局都不收的混蛋。

到邮政局拿了个号码,1343,当时才轮到1267。以他们的龟速,就算每分钟服务一人,也要等七十多分钟。于是先到大众银行去。号码一吐出来,怎么那么熟悉?又是1343。一个是倒霉号码,一个是幸运号码。五分钟办完事。

五十分钟后再到邮政局,还要继续等半小时。遇到朋友,说已经等到快变成化石了。

霉运还没完。

快轮到我了,柜台开始胡乱按号码,大家也不知所措地胡乱排队,号码根本无用武之地了。一个同学走进来,立刻就排在我后面。以后还这么倒霉要到邮政局去,我就向他学习。他看到我特地去还Indahwater的费用,就说大众银行也是可以还了。我。。。我这个笨蛋!

然后我选错码头,选了个晚娘。明明算好RM126,柜台里的晚娘说是RM162。只好再掏出一百交给她。想想有不甘心,拿出手机来看记录,真的是RM126,想到是indah water的费用在作怪。我说我只要付RM36,不是RM72。晚娘说不行,因为账单里写着RM72。可是账单里也写着已付了RM36呀。晚娘说一定要付RM72,还一边埋怨说indah water 是很糟的。

我坚持不多付RM36.晚娘只好打RM36,反正有什么冬瓜豆腐也是我的事。然后混乱就这样形成了。晚娘只需要把那张多付的一百块还我就行了,但她两次把一堆钞票拿给我,两堆加起来不到一百。我把钱还给她,用很流利的马来话(我认为)向她解释,她应该要还我一百块。晚娘听不明白,她说很乱,先让她向最后一位顾客收了钱才说。我只好等。

我打开钱包来看,信心开始有点摇动,是不是我已经不知不觉把她第一次还回来的钱收进钱包里了呢?

可是,她第一次是不是应该还给我RM36?我找不到RM64的踪影。

我等等等,等到顾客全走了,剩下我被锁在邮政局里。我的马来话那么流利(我认为),思路那么清晰(我认为),晚娘其实也没拉下脸,她把整个抽屉里的钱拿出来算,死命要逼那个抽屉给她多算出一百块钱来。算来算去都没有多余的一百块钱。

其他职员也过来看。晚娘把柜台下的那堆钱拿出来,说:这是我要还给她的,但她要一百块。

这时我真正算了那堆钞票,RM74。我说这是一个奇怪的数目。RM74收在柜台下,去哪里找出多余的一百块钱?多厉害也只能找到RM26来凑足一百吧。

另一个晚娘以为我除了那一堆钱之外还要多拿一百块,她以为我是劫匪。我说:那堆钱不是在我手中的,它是在柜台下的!我要拿回一百,不是那堆钱之外还要一百!

一旁的印度大兄明白我在说什么。他从抽屉里拿出两张五十来交给我,叫晚娘把那堆七十四块的钞票收起来,叫我快点离开。

不耐烦的守卫开了门释放了我,大家终于可以收工了。

可是我有点怀疑我记错了,心很不安。。。

6 comments:

  1. OMG,这样的事都找上你,看来你也真的很大头虾……

    没扎,发生了就算了啦,下次清醒点就是啦……

    ReplyDelete
  2. 飞:
    发生了真的只好算了,就算是我错,也要死撑到底了。无法度。。。

    金毛:
    刷刷去的确是最好的办法。

    高猪:
    我也很乱。。。

    ReplyDelete
  3. -____-|||
    看不明白。。。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