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8, 2008

一笔神秘的钱

扰扰攘攘了那么久,最后还是选手制的batik。
Batik厂的人终于来帮我们量身做衣了。我也有今天!从来只有帮别人量身,掌握人家三围秘密的人竟然也有被别人量身的一天。真是幸福,真是不自在!

原本已经决定大家一律做荧光绿的,红莲藕又自寻死路把自己的蓝色kebaya带来给大家做样本,结果后来就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张名单让我们选择颜色:绿或蓝。同时又有人嫌这个款式嫌那个颜色,总之很乱很吵。红莲藕自嘲没有威严,因为那张选择颜色的名单并不是她传给大家的。谁叫她皮痒要把自己的私货拿来?蠢女人不可教也。

其实这是一件神秘的衣服,牵涉到的是一笔神秘的钱。一件上衣七十块钱。百多个教职员每人一件。没有人知道这笔钱从哪里来,为什么要花这样的钱?这笔钱怎么不拿来津贴六年级的补习班,搞到我们不停地要跟学生收钱?

为什么不索性给我钱?把那七十块钱给我,我做出十多件 batik衣来,每天穿, 穿到大家的眼睛坏掉,向我求饶为止。

1 comment:

  1. batik, 的确是会让人看了眼睛坏掉的东西....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