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24, 2008

自私

大家以为自己是不会死的。大家以为只要不说“死”这个字、不接触死亡,就不会死了。

Kit临时说不去吊唁,因为他的婆婆说他不可以参加白事,当然也不可以去送殡了。我跟他说:男人不可靠。其实我想说:有谁永远不会死?难道希望到时得到零吊唁率?

天下无敌的父亲也绝不会想到自己只是因为中风进了医院,就不能回家了。医者更不能自医。

恶少问我,是谁告诉Kit的婆婆说他不可以参加白事的?我说是神。他坚持要知道是谁。我说是神的agent。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谁那么powerful可以代表神?

去载了阿富,他也说他的爸爸不大愿意让他去。小魔女更不用说,根本不被允许去。

我就是刻意要带他们去,让他们接触死亡。

到了那儿,只见一大堆人端端正正地坐着,合掌诵经,跟我们想象中的法事完全不一样。我们不知道该做什么好,只好站在那儿看。他们不断重复一句经文。我们看到创价学会的挽联,原来平时他们说的日本教就是创价学会?诵经过后,就有人致辞,然后又轮到家属代表致辞。然后就是再诵经来结束仪式。气氛太庄严了,我们被吓得不敢出声。

十点多,仪式就结束了。没有响连天的敲锣声也没有玩残家属的过桥抛钱。那些教友一站起来就立刻把椅子拿到一旁去叠起来,一会儿就收拾好,好像没出现过一样。

我们去上了香。小小短短、黑色的香,祭拜后就往一个盒子里放。
没有声音污染,也没有空气污染。

2 comments:

  1. 好久没来这儿坐坐,一来就被头版吓倒,什么时候变成儿童天地世界啦!
    是不是对得天兵多自己也被感染啦!?
    真好命,可以返老还童!

    ReplyDelete
  2. 对得小鬼多了,有点回不到现实来。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