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30, 2008

不是朋友

学校有课程,我决定要带童军去参加爬山比赛,是非精竟然也愿意选择带队。
我们是虚伪的狐狸,明明互相很不爽对方,还是常常要互相利用。
比较令我怀疑的是三番四次提醒我,他也要去的天下无敌。可是最后又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出发前我先胡乱骗学生:
“每组设有十个奖,所以我们就带十个童军去,因为要扫完十个奖。”
“我们去到那边,发现因为只有我们一所学校参加,所以我们拿完所有的奖。”
“我们也有可能去到那边就被告知由于反应太冷淡了,所以比赛取消。”

我们的大头梦很快破碎,因为只有九个学生来。我们不能扫完十个奖了!
我忍痛淘汰了另外十个学生,这个“幸运儿”竟然没有来!
天下无敌指着他自己说:“有,第十个在这里。”
那我是不是要跟主办单位说,这个学生因为吃太多肯德基家乡鸡,所以提早发育?

我们到了卓坤山脚,看到人山人海。比赛肯定没取消,不劳而获十个奖的梦当然碎了。原本有点想要临时报名的天下无敌看到另一所名校的参赛者的阵容那么大,立刻打消念头,还连忙把衣服上的校徽遮住,怕人家看到他们这么大的学校竟然只有一个人来。其实他应该用纸带套住头,因为人家就算没看到他的校徽,也会认得出他那张欠扁的脸。

天下无敌帮我带了学生去报名,我停了车才想起没有给他钱去交报名费。当我把钱拿去交时,那个负责人却问我:“不是已经给了吗?”还一副很不愿意跟我收的样子。真后悔没立刻把钱抢回来。

学生被安顿在空地上听讲解。我们三人站在一旁看热闹,等到八点多,比赛快要开始了,我说:“走,我们先上去。”是非精竟然毫无反应,文风不动地继续站在那边。Yes, yes !太好了,正中下怀,我便跟天下无敌先上山。我以为这家伙已经知道自己其实不是天下无敌的了,还想帮他换一个比较好听的名字,谁知还是一点也没变,还是那么欠扁,还是以为自己是天下无敌的。如果当时他的朋友偷偷跟踪我们,肯定把他捉去打一顿。

一路上我也是很内疚的,所以我一直假假地张望,一边说:“P老师为什么不要跟我们上来?”
天下无敌跟我混得多了,也假假地说:“其实他就是不能爬,才假装听不到的啦。”
如果是非精偷偷跟踪我们,肯定也会把他捉去打一顿。

由于没带著小朋友,我们几乎是一口气走到山顶(?)的。反而是天下无敌在抵达第一个休息站时说要进去一下,因为“流了很多汗”,还有“要拍照”。我想他一定是死要面子,不敢说要休息,只好假假说要拍照。下次阿冰或阿输跟我去爬山时可以用这一招。

小学组的参赛者不需爬到山顶,早早就回到山脚下。我们从山上下来,学生就来告诉我说星运排第十一名,也就是说没奖拿啦。我当然就学POKEMON里的主角们,表现多烂都称赞他们,因为大家都走完全程了。我们十二个人,完全没有人对“没获奖”在乎,好像我们是来看热闹的一样,连奖状都忘了去拿。
我们走到停车场,看到是非精正和几个中学生在谈话。我先下手为强,问他为什么不睬我,不跟我们上山。他说他没听到。我当然知道他没听到啦。他说他已经喝了两杯咖啡,看完一份报纸。我坐下来,就跟其中一个中学生讲话。是非精问我:“你认识他?”我说那是我们以前的学生。是非精根本不认得他。他竟然跟一堆陌生人谈了那么久,谈得那么开心。

我说要去森林茶坊喝茶。是非精说:没有开,可能倒闭了!
我偏要去。天下无敌欠我这一顿很久了,它哪里可以倒闭?所以我们两人就走去看。人家明明开着店在做生意,是非精就是要胡言乱语。店主把菜单递来,我们两个茶盲不知要点什么茶好。就点最便宜的好了。可是最便宜的又有那么多,要点什么茶呢?我的眼睛吊了灯,看到“黑热茶”,就问店主什么是“黑热茶”,是不是三个8的那种?天下无敌说了一句话,我没听清楚。店主说:“黑shou茶就是普洱,是黑shou茶。”这时我听到了,也看到了——是黑熟茶。我也知道刚才天下无敌说什么了。我就说:“哦,黑shu茶是普洱?我就要黑shu茶好了。”

真丢脸。跌在地上也要抓起一把沙。

水开了,我们两个茶盲开始要喝茶了。天下无敌把热水倒进茶壶里,立刻把茶壶里的茶倒入另一个不知叫什么名字的容器里,然后又立刻把容器里的茶倒入茶杯里,就想要拿起来喝了。前后大概是用了十秒的时间。我忘了教他直接把茶叶放进嘴巴里,再把开水倒进去会更快。

当我们开始吃“萝卜丝加黄瓜丝面”时,是非精突然出现了。他说我们竟然没叫他。我们就是要撇下他,自己去享受嘛。我又假假说:“刚才我说要来茶坊,是你自己不要来的呀。”他不是说不要来,是说人家已经倒闭了。乌鸦嘴。

这样对待朋友,幸好当时晴空万里,没打雷,要不然我一定被雷劈。

Friday, August 29, 2008

纸皮人减肥

美宣是全班最高的学生,平时虽然不开口不举手,但总是笑眯眯,很专心。
最近美宣不再专心也不再笑眯眯。她的脸色灰白,双眼凹陷,还带着两个黑眼圈。上课时就神游太虚,一副整晚偷鸡的样子。
我以为美宣就像其他同学一样沉迷电视,睡眠不足。她否认。
我随口问:“你减肥?”虽然我自己也不相信。
美宣又摇摇头。
美宣走开后,叮咚神神秘秘地来告诉我:“美宣真的在减肥。”
天!12岁,167cm,42kg的小女生在减肥!
再减肥就变贞子了。
所以今天我帮美宣量了体高后,试图跟她洗脑:“你已经很美了,将来可以当模特儿。”
小胖子立刻说:“别的模特儿都是走着出来,但美宣是爬着出来的。”
为什么?
“贞子是爬出来的呀!”

Thursday, August 28, 2008

基因的错?

为什么有些孩子念第一班,有些孩子念第十班?

要两个学生到教具室去把道具拿来。这样跟他们说:“你们看到那个开着的门吗?你们走进去,到窗口下找一个很大的、黑色的桶。找到后打开来看,是不是蔬菜、水果和鱼虾。如果是,就拿来。”清楚吗?还加上比手划脚,应该不会难懂吧。

结果他们扛了两个白色半透明的盒子来。原来黑色就是白色,大桶就是盒子。唯一值得安慰的是,里头真的装着一些蔬菜水果。

“我说的是一个黑桶,像垃圾桶一样的桶。”
“哦,那个很大的桶是吗?”原来他们已经看到了,但偏偏要拿另外两个来。

他们再次出发。这次拿对了。

让他们抽了签,从二十多位同学中抽出六位来当小贩。我们要摆“夜市”,进行买卖活动。抽中当小贩的学生一人拿一个篮子,从一大堆的货物中选出自己要卖的货物。

“你们可以决定要卖那一种货物,如果要卖水果就只拿水果;如果要卖海鲜就拿鱼虾螃蟹。。。”
应该不会很难理解吧。
然后他们花了很多时间蹲在地上,每秒改变注意一次。明明听到嘴巴里念念有词说:“我要卖水果。。。”可是篮子里有包菜、鲳鱼、辣椒、玉蜀黍。。。

唉。好了,由老师来分配好了。

总算可以摆档了。他们在食堂买卖得不亦乐乎,好像真的到了夜市一样。

活动结束了,大家很乖的听老师的话,把之前“买”下来的货物分类,放在不同的篮子里。
这样下一堂课的学生就不必再花时间去分类了。
看起来这一堂课已经是可以完美地结束了。

然后。。。。

他们一人扛一篮货物,高高兴兴地回到生活技能室,把所有的货物往那个黑色大桶里倒去。。。。

一切恢复原状。

Wednesday, August 27, 2008

自作多情

叶老师暂时代替柳老师来教地方研究。
学生说:“叶老师跟你一样,一进来就叫我们先打扫。”
这些人真不知羞耻,眼睛被粪黏住了,看不到满地垃圾,还要老师提醒。
难怪今天看起来干净多了。
“先打扫干净,看起来比较舒服,老师开心,你们也开心,不是很好吗?”
志祥说:“那个叶老师也拿扫把来打扫,好笑啰!哈哈!”
大家都笑,志祥和鱼米大笑。
我想要哭。我大声地骂他们。我用粗话大大声地骂他们。如果不是在学校,我会用脏话骂他们。
因为太激动,眼泪差点流出来。
我们教出这样的野人来。
我每个星期亲自打扫生活技能室四次,那些上课后补习班的野人放学后拍拍屁股就走了,留下一大堆垃圾。既然叶老师打扫一次就那么好笑,那我打扫了那么多次,你们快点笑,笑到断气、死掉!
我还以为我们可以以身作则,原来是自作多情。

Tuesday, August 26, 2008

摆在客厅的器官

志强问:“我可以把我的‘器官’放在friendster 吗?
我立刻想起浮在牛肉汤里的两个血淋淋的牛肺。
“很恶心,不可以。”
志强不死心:“我说的是器官。”噢,不是内脏。
志强和莉萍很大方,整个“器官”就那么大刺刺地放在客厅里。
那个“器官”好像很好玩,给他们带来不少欢乐。
大家通常用它的英文名来称呼它,只有志强这样的乡芭佬才会用中文。
它的英文名字叫organ。

Sunday, August 24, 2008

自私

大家以为自己是不会死的。大家以为只要不说“死”这个字、不接触死亡,就不会死了。

Kit临时说不去吊唁,因为他的婆婆说他不可以参加白事,当然也不可以去送殡了。我跟他说:男人不可靠。其实我想说:有谁永远不会死?难道希望到时得到零吊唁率?

天下无敌的父亲也绝不会想到自己只是因为中风进了医院,就不能回家了。医者更不能自医。

恶少问我,是谁告诉Kit的婆婆说他不可以参加白事的?我说是神。他坚持要知道是谁。我说是神的agent。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谁那么powerful可以代表神?

去载了阿富,他也说他的爸爸不大愿意让他去。小魔女更不用说,根本不被允许去。

我就是刻意要带他们去,让他们接触死亡。

到了那儿,只见一大堆人端端正正地坐着,合掌诵经,跟我们想象中的法事完全不一样。我们不知道该做什么好,只好站在那儿看。他们不断重复一句经文。我们看到创价学会的挽联,原来平时他们说的日本教就是创价学会?诵经过后,就有人致辞,然后又轮到家属代表致辞。然后就是再诵经来结束仪式。气氛太庄严了,我们被吓得不敢出声。

十点多,仪式就结束了。没有响连天的敲锣声也没有玩残家属的过桥抛钱。那些教友一站起来就立刻把椅子拿到一旁去叠起来,一会儿就收拾好,好像没出现过一样。

我们去上了香。小小短短、黑色的香,祭拜后就往一个盒子里放。
没有声音污染,也没有空气污染。

Thursday, August 21, 2008

PTK

星期三很乖的在家读书,星期四一打开考卷一样是这题不会,那题不会。
把车停在角落,因为不想挡住左右两旁的车,所以便尽量停深入些,以为这样就会三赢,三辆车都可以随时离开。不过事实证明好心绝对没有好报的,来了另一辆车,就这样挡住了我。大家都是老师,竟然会那么没脑?我要记住这样的教训:有得停车就停车,自己方便就好了,千万不要为别人着想。

考完试,等了十多分钟,依然没有人来把车驾走。打电话给连新发牢骚。我们一致同意,老师那么令人讨厌,是有原因的!连新说:“不如你拼命按车笛,把那人引出来啦!”这样的损友。我说我不要。连新说:“如果你那样做,人家又多了一个讨厌老师的理由了。”

等到冒火了,写下车牌号码,QME 5013,到处去问人。大家一看到就 只会说:“噢,沙巴的车!”废话!一些老师提议我去办公室要求广播。进入办公室,立刻有人来应酬我,他们真的来“应酬”我。他们听到我说车被堵了,立刻七嘴八舌地说:“那些人就是这样,胡乱停车,好像自己的家一样。你看,连校长的位子都被占用了。”然后大家就站在那儿看热闹,对着停车场指指点点,互相推卸责任,因为平时负责广播的职员刚好出去了。我继续站在那儿不肯离开。幸好校长的车位被霸占了,托校长的福,其中一个老师终于肯去拿钥匙,走到楼上去开启播音系统了。

我跟着他上楼去,火还没完全熄灭,Kit 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大声叫我的名字问我在不在。我说我不在。他问我天下无敌的父亲是不是去世了。谁那么毒舌?Kit要我去确定。讲完电话,看到汪老师,就跟他提起。他说:“有什么不可能?人那么化学。”


广播过后,立刻有个马来人跑着去把他的QME 5013移走了。由于Kit的电话震撼力太大,心头火早灭了。然后求证的结果是:人真的是那么“化学”。


结果因为那个沙巴车的混蛋害我被困了二十多分钟,我竟然在油站遇到素燕。

Tuesday, August 19, 2008

苦中作乐

苦命的六年级学生与老师,假期还是要到学校上课。苦命的学生甚至是必须付费的。

今天第一堂课是科学课。林老师一离开,小鬼们立刻把桌椅拉到后面去贴墙,留下很大很大的空间给我。一踏入课室,我们就各别偷笑。他们知道我很讨厌贴住黑板,空间一狭小,我就会发脾气,但也不需要留半间教室给我吧?我问他们是不是要像低年级的小朋友一样,坐在地上上课?女生快吓晕了,男生却说好啊好啊。
由此可见,男生比女生幼稚得多了。

一看到他们我就流鼻涕。他们立刻说:“老师,这样你就不要来看我们啦。”
他们以为老师不来上课,他们就可以自由自在无王管了。
想得美,就算是伤风感冒不能来上课,老师也会请别人代课,不会让你们得到快乐的!
我说我流鼻涕是因为看到今天和昨天的出席率一样好而感动。(说谎不眨眼,不过很高兴倒是真的。)

学生又旧曲重温,又问我:星期四为什么不来?真的两堂都是林老师的课吗?
我解释很多次了吔,我要去考试。
几个坏蛋又说:“不要啦,林老师的课很闷的啦!”
“不要吵,我的课也是一样闷的。”
“不会不会,你的课不会闷。”笑话,不闷的话你们的脸怎么会像苦瓜一样?
大坏蛋天使说:“林老师说如果我们不要上她的课,可以不要来。”
开始讲鬼话了。林老师那么认真教书的人会讲这样的话?只有本王才会这么不负责任。
志祥和小胖子问:“可不可以叫英文老师来教我们?”
什么?那么喜欢上英文课?可是表情为什么那么怪?
“英文老师比较好欺负。”
可怜的失魂鱼,竟然成了学生的大玩具。

Monday, August 18, 2008

手忙脚乱

下着雨,载嫣嫣回家拿簿子。叫她用后面那把雨伞。
她拿了雨伞,当然就是打开来。不过她忘了自己还没有下车,结果被卡在车里了。
拿了簿子后,又得撑伞走回车子那儿去。嫣嫣左手拿着那本宝贝簿子,右手拿起雨伞。拐杖形的伞柄顺势把她的裙子勾起来。嫣嫣低下身体,想用左手把裙子从伞柄上释放出来,右手却把雨伞越提越高,裙子也越拉越高。。。
为了避免她的眼泪决堤,我忍忍忍,不敢笑。

Sunday, August 17, 2008

不要拾到钱包

叮咚平时常把家事当公事,在班上大声宣扬,害我不时要忙着应付与制止,以免她的家丑外扬,污染我们的耳朵。
那么叮咚如果“放学后看到一个钱包”会怎样做呢?
“如果失主没来领回,我会拿回家让爸爸处理。爸爸一定会拿到报馆去。如果拿给妈妈,她一定会私吞。爸爸一定会反对,他们就会意见不合,然后他们就会闹离婚。”看,她多了解自己的母亲,就跟我想象中的一样。
她的父亲来拿成绩册时,提起自己的太太,那一脸的无奈,还历历在目。
那么叮咚有什么感想呢?
“为了避免爸爸妈妈离婚,我希望我永远不要拾到钱包。”
多贴心的女儿!我也希望她全家人永远不要拾到钱包,这样就可以避免报章上出现“脱离母女关系”、“脱离父子关系”、“脱离母子关系”、“脱离夫妻关系”等等等的启事了。

Saturday, August 16, 2008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我跟Miss Lee 说我们决定跟她拿现钱,然后会把食物的照片寄给她。
Miss Lee 说她会拍下钱的照片寄给我们的。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淳朴的老师如何斗得过狡猾的商人呢?
我输。

Friday, August 15, 2008

Old Town

做t-shirt的Miss Lee 说要请我和天下无敌喝茶,从去年十一月说到今天,依然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今天又放我们鸽子了。她可能一听到我说要去老街场咖啡店,便立刻吓到发抖逃走了。我跟天下无敌说,Miss Lee 已经取代他成为新的放鸽子大王了,他只能屈居宰相的位子。天下无敌说:“唔,我会辅助她的。”

我们决定自己请自己,到最近的源成去吃泰式炒饭。那是小魔女多次极力推荐的。我有点怀疑她是跟那个卖泰式炒饭的人串通好的。可惜我们只看到许多空空的档口。那人真是辜负了小魔女的一股 热忱。

由于这个没有,那个也没有,我们就到老街场咖啡店去。东西那么贵,人还那么多,看来像我们这样的傻瓜还真不少。菜单上的照片拍到那么美,照片下的价钱那么吓人,我说不如我们向Miss Lee索取现金好了。天下无敌说:“好哇,跟她说‘你给我们钱,我们会把食物的照片寄给你’。”好主意。下次Miss Lee看到我肯定会脚底抹油。

因为好奇,我点了“生炒糯米饭”。到底什么是“生炒”?天下无敌说:“是不是直接把糯米拿去炒的?”天晓得是直接还是间接。那团糯米饭像婴儿拳头那么大,很好吃,有点像在吃粽子。吃完了,我还是不明白什么是“生炒”。

Tuesday, August 12, 2008

挖鼻孔的老板

星期日早上到太空船菜市场走了好几个小时,走到腿快断了,终于走到来时路。阿冰看上模特儿身上穿着的一件衣服,就停下来东摸摸西摸摸的。那件衣服虽然很好看,却敌不过另一幅奇景——正在挖鼻孔的老板。阿冰很忙,大概没看到。我那么倒霉看到了。我不由自主的往一旁移去,恨不得一手把阿冰从那个挖鼻孔的人的身边拉走。可是阿冰的眼睛被那件衣服蒙蔽了,她竟然还可以跟那个老板有说有笑。那个人竟然是我们的同乡。更可怕的是,阿冰竟然决定要买下那件衣服。老板说就只剩下模特儿身上那件。啊啊啊……就是说,那个人将要用他那挖过鼻孔的手帮阿冰把那件衣服从模特儿身上拿下来。我要昏倒了。我要反对吗?我到底要反对吗?

这时老板说,等一下,然后他就走开了。一会儿老板空手回来。阿冰还以为他到车上去拿新货。老板说:“不是,我去洗手,因为刚才我挖鼻孔。”我不知道阿冰到底有没有听到,她还笑得那么开心。

算啦,反正他已经洗手了。希望是金盆洗手,不要在公共场所挖鼻孔了。

Friday, August 8, 2008

一笔神秘的钱

扰扰攘攘了那么久,最后还是选手制的batik。
Batik厂的人终于来帮我们量身做衣了。我也有今天!从来只有帮别人量身,掌握人家三围秘密的人竟然也有被别人量身的一天。真是幸福,真是不自在!

原本已经决定大家一律做荧光绿的,红莲藕又自寻死路把自己的蓝色kebaya带来给大家做样本,结果后来就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张名单让我们选择颜色:绿或蓝。同时又有人嫌这个款式嫌那个颜色,总之很乱很吵。红莲藕自嘲没有威严,因为那张选择颜色的名单并不是她传给大家的。谁叫她皮痒要把自己的私货拿来?蠢女人不可教也。

其实这是一件神秘的衣服,牵涉到的是一笔神秘的钱。一件上衣七十块钱。百多个教职员每人一件。没有人知道这笔钱从哪里来,为什么要花这样的钱?这笔钱怎么不拿来津贴六年级的补习班,搞到我们不停地要跟学生收钱?

为什么不索性给我钱?把那七十块钱给我,我做出十多件 batik衣来,每天穿, 穿到大家的眼睛坏掉,向我求饶为止。

Thursday, August 7, 2008

我没有赌....

在夜市买了裤子,要付钱时,开始心痛了。真不可以出门,一出门,钱就飞呀飞,飞走了。那个买衣服的老板说:哎呀,不用紧的啦,很快就赚回来了。
说的也是。老板接下去说:最重要是不可以赌。
唔?他。。。他发现我们喜欢玩锄大弟的不良活动了?
老板接下去说:赌,真的千万不可以碰。
噢,我们的度假活动就是日赌夜赌。不可以赌,那我们怎样过日子?
老板继续说:像我啰,赌到什么都完蛋!什么都没有了!
我们赌的是铝罐的拉环,应该不会赌到什么都没有吧?不过因为没有收好,好像越来越少了。
付了钱,要离开时,那个老板还重复说:不要赌是最好的。
唔,我觉悟了。希望他对每一个顾客这样说,普度众生。阿弥陀佛。

Wednesday, August 6, 2008

泄题

我们在办公室闲聊,梅兰忽然说她班上出了一个预言家。预言家说今天的华语作文考试会出“发现钱包”。当时学生正在考华语理解,考完理解就要考写作了。我们连忙挖出上半年用的模拟练习,找出那个图和答案来看。那并不是发现钱包的记叙文,而是“如果发现钱包,你会怎样做”的说明文。

可是,那个“预言家”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趁着考试前的十分钟准备时间,连忙和学生复习了几个作文题目,当然包括发现钱包的那一题。然后考卷一发,学生一看就说:真的一模一样。

真的是几乎和模拟练习里的题目一模一样,一幅图里一个学生看到地上有个钱包,要写出“你遇到这样的情况,你会采取什么行动?”的说明文。那些学生那么烂,根本没专心听课,当然就写成记叙文,把自己写到多么善良老实,失主还如何如何地奖赏他们。真浪费气力跟他们复习。

考完试回到办公室,才知道原来很多人一早,甚至前一天已经知道考题,有些学生连答案都背读了。有人说应该又是那家臭名昭彰的补习中心泄的题。后来A班老师把参考答案分给我们。一看,竟然牛头不对马嘴,也跟我的学生一样,把那篇“发现钱包”的看图作文当故事来写。看来拟题的人的水准跟我的学生不相上下。如果照着参考答案抄,肯定是文不切题了。正好可以把那些想不劳而获的学生害惨,太好了。

可是,为什么那些人老是有办法获得考题呢?唉,没赚钱头脑的人实在想不通。

Tuesday, August 5, 2008

救藤条记

失魂鱼来监考,我匆匆忙忙的收拾了东西出去。之前大家并不知道失魂鱼会来监考,学生也没把藤条收起来,就那么放在桌上。失魂鱼一进入课室,立刻拿起藤条往桌子猛打猛鞭。我的心好痛啊!我想当作没听见,快步往办公室走去。可是我走过了三间课室,失魂鱼还没停手。我的藤鞭,我的藤鞭,我的心好痛。我不能让我的藤条死在她的手中,我要救回我的藤条。走到电脑室门口,录影机前,我想我应该回去救我的藤条。所以录影机拍到一个在走廊上犹豫不决不知要往前走还是要往后退的傻瓜。

我走回班上,跟失魂鱼说我要拿回藤条。学生很高兴地跟我使眼色,大坏蛋天使还偷偷竖起拇指。失魂鱼那么失魂,当然不知道我们在眉来眼去。

过了一阵子,大概考完了,失魂鱼竟然叫小胖子来跟我拿藤条。Oh, no, no, no !

Sunday, August 3, 2008

辣椒


老爸给了我一包羊角豆,有红有绿。
原来绿树结绿果,红树真的结红果。
老爸从袋子里抽出一条巨型的红色羊角豆,说可能太老了。
两个小女生在一旁静静地看。老爸走开了,小涵问:那是辣椒吗?

Friday, August 1, 2008

最丑的嘴脸

臭口老师的嘴巴是生来批评学生的。每个学生在她的口中不是猪就是鬼。她这样形容学生:“那个肥猪啊。。。那些鬼啊。。。”一边说一边露出轻蔑的表情。这是一张最丑最丑的嘴脸。
今天臭口老师又在办公室批评学生。她说:那一班,妖多过人。
说完还怕人家听不到,还要再大声重复一次。那个表情,真够丑恶。
阿泰听到了,竟然认为好笑,还一边重述一边对我笑。
好笑?如果那个婆娘骂的是你的孩子,看你还笑得出吗?
我板着脸说我不喜欢那个臭口老师,我不喜欢她整天这样骂人家的孩子。
阿泰收起笑脸,同意我的话。不过我不肯定她的心里到底是喜欢听,或是为配合我而演出。
我终于说出我的真心话:我很讨厌,很讨厌,很讨厌那个臭口老师!
只因为她不停地辱骂学生。我很希望她的嘴巴里长出一个像洋葱一样大的疮。

现在脱衣

第二副校长工作能力很强、很尽责。可惜她是个报告狂。
护士来为六年级的学生做检查。副校长立刻捉紧机会通过播音系统报告,干扰教学。她说:“6L班的男同学现在脱掉你的白衣。。。,护士要为你们检查身体。6L的班主任请你准备卫生小册子。。。6L班的男生现在在课室外的走廊排队,走到大礼堂。。。你们脱掉上身的白衣。。。bla……bla……”烦死了。难道除了上身的白衣,还有下身的白衣?就为了6L一班,就得开启播音系统干扰全体三十多班的师生!她把我们这些班主任当作白痴。小辣椒说她脱裤子放屁。

结果6L班的男生脱了白衣到礼堂去,护士问他们,为什么要脱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