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8, 2013

吓很大

虽然放假了,但教育局对老师的折磨还没结束。今天又得回去学校参加课程。

由于调错了闹钟日期(五天后才会响),所以醒来时看到天亮了,又以为是幻觉,继续睡。

可以睡到天亮才醒,简直是我的梦想,我的奢望!

今天我的梦想终于实现,所以差点迟到了!

当然有人比我更迟,所以说好的八点开始根本就是一个笑话。我在礼堂里偷偷看报纸。后来就听到副校长念了一串名字。我听到我的名字!

我问四周的老师:“为什么副校长念我的名字?要干什么的?”

大部分的人跟我一样蒙查查,旁边的甚至在睡觉。前面的老师跟我说:“等一下你也要主讲啊!”

我大吃一惊。我的科目跟鼻屎一样大,我也要讲?

既然要我讲,为什么事前没通知我?我很不爽。

有人说:“不是已经贴在布告板上了吗?你的名字也有在里面,我都有看到。”

你有看到,就代表我也有看到?我还以为今天要回去学校上课程已经很废了,原来我是其中一个主讲人。shit!

真是人间处处有惊吓。

不过没关系,讲话是老师的强项。要老师静静聆听才是大挑战。

既来之则安之。我拿出手机来打game。

这时,从前面传来一份又一份的报告和名单,要每个老师写名、签名,还要写下身份证号码,证明已经来听过讲解了。

我又大吃一惊。这是什么东西?她们说:“你也要做一份的,你不知道吗?”

废话,如果我知道,我早就做好了,你有机会看到现在这个满脸问号的我?

这时,我开始烦恼了。要讲,没问题;要做报告,也没问题,这是可以在结束后才可制造出来的,可是是要冒充几十个老师的签名……手会很酸的!

我必须在大家回家之前打印一份名单出来给他们签名。

所以,我从礼堂溜出去,到办公室去,不止印好了名单,也顺便打好了一份报告。

后来还从别人的手中拿到了图片,做我的“补助教材”。

刚好来得及在轮到我讲解之前走回礼堂里。

当然没有人听我们讲什么。两个副校长,一个在玩手机,一个在发愣,老师们都在聊天。

大家的耳朵自动过滤,只会听到“sekian terima kasih”这一句。

然后就拍手,快快结束,皆大欢喜。

真够废!


11 comments:

  1. 大王连续大吃了两斤,难怪要溜出去厕所压惊了。^^

    ReplyDelete
  2. 到了某程度,所有内功都自然会发挥出来 :P 厉害啊

    ReplyDelete
    Replies
    1. 当然,蛇可不是浪有虚名的喔^^

      Delete
  3. 吓!妳用马来文致词?Bahasa Melayu awak tahu cakap oh?pandainya~~

    ReplyDelete
    Replies
    1. 很容易的,三个字而已:sekian terima kasih.

      你可以试试看训练你的黑黑,它可能也会。

      Delete
  4. 哈!在马来西亚有哪一个老师不会用马来文致词?

    你看,连蛇都会!pandai 咧~

    ReplyDelete
  5. 原来每个人都来做做样,智能手机真是个伟大的发明。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