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7, 2008

听出耳油

昨天听到这样的对话:
“哎呀,明天要当评判?四节在礼堂里听故事?”
“是,会让你听出耳油来。”
“我怕会听出脓来。”
“这样可以让你知道你的耳朵有毛病了。”
“我怕耳朵真的会有脓流出来。”
“这样你才可以尽早医治。”

今天早上看到桌上有个面包和一瓶水,又看到有人代我的课,才想起,我也是其中一个必须到礼堂里听出脓来的批判老师。代价就是有个面包吃。
幸好是听故事,不是听演讲。听了十九个故事。几乎个个都那么凄惨,不是母亲死,就是孩子死。冷气又那么冷……真ngeri!

从礼堂出来,就听到很搞笑的消息。珠珠说副校长把拔河绳借给别的学校了。可是那条绳子不是还绑在树上吗?娇小玲珑又一把年纪的副校长爬到树上去拆?
休息时,仁义自告奋勇的来说要去拆绳子下来。走到树下看到赤脚的口口口克。那条拔河绳果然还绑在树上。他们已经拉了老半天,不但不能把绳子拉下来,反而还越拉越紧。我走近一看,看到绳子已在树上打了两个死结。那个混蛋天下无敌,竟然在树上打了两个死结!枉我之前还称赞他打的结又结实又容易拆。
副校长果然把另一条麻绳拿去借给人家了。那样的绳子拿去拔河?他简直是打算谋杀,不,是误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