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9, 2008

交流

后段班的学生家长到学校来拿成绩册,好像都有些战战兢兢的样子。
有的一来到,不说孩子的名字,就先下手为强的说:那个最坏的啊……
可是往往就偏不是那个最坏的。
到底谁最坏?我也说不上来。每个都有优点和 缺点。我要报喜不报忧。
已经念到第九班了,成绩会好到哪里去?还是有家长看了国语成绩后说:应该是一定要念预备班了啦。
表示说大家还抱着一丝希望。
其中一位母亲,原本还笑嘻嘻的,讲到孩子去internet café 玩,就流泪了。
我模仿电影里的角色,拉出纸巾给她擦泪。
Internet café 又不是洪水猛兽。要她跟孩子协调一下,她眨着双眼问:可以咩?
另一位母亲听到我说他的孩子态度改善了很多,上课也很专心,高兴得见牙不见眼地对我说:感恩,感恩。
第一次听到家长对我说感恩。后来才知道她出去后还对他的孩子比了“good”的手势。
最令我感到意外的是诚意的妈妈。她竟然不觉得诚意有什么问题。她说娘娘腔而已,不会念书,可以当理发师。
“娘娘腔”跟“要做女生”是一样的吗?
不知道是可笑还是可悲,一直说要向某些学生家长投诉他们的孩子的科学老师,来迟了一步,见不到她要见的人,投诉无门。但前段班学生的家长却向班主任投诉她。
他们很想知道,为什么原本喜欢科学的孩子被她教了后就很讨厌科学了?
我其实也很想知道,为什么我的学生那么可爱,却跟她八字不合?
有些老师那么认真教书,学生就说她是催眠大法师。
为什么?大家应该去问神。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