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3, 2008

小朋友,真可爱

阿富问我为什么不种有经济效益的植物,如水果、蔬菜。
种水果?到夜市场去买,多便宜。种水果省下来的钱根本补不回扫落叶的精力。
种蔬菜?屋后菜园里的昆虫立刻闻风而来,先养肥了它们。
阿富又问我为什么不种番薯。我说番薯需要一个大范围,他说番薯只是向下长去,生出番薯来而已,范围不大,还用手比划。有这样的番薯吗?
连天下无敌这样的火星人都知道番薯会匍匐、攀沿。我有点疑惑了。
阿富说:“番薯是直直的一棵树,下面长薯的。”
噢,那是木薯啦。
其实我有种菜。我说我有种树菜。他们全不知道什么是树菜。我又无法举例。
阿富问:“可以吃的吗?”
我说:“它叫manis 菜,就是菜,当然是可以吃的。”

回途中遇到警察设路障。
天下无敌问:“他们这样用手电筒照一照,可以认出人来吗?”
“他们看到觉得可疑的人,才叫去一旁查问。至于像我们这样整车都是小朋友 的,就不会被怀疑了。除非警察怀疑我拐带小孩子。”
“我们装作很无辜的样子让警察怀疑你。”
“车上五个人里头有四个是绝对不会被警察怀疑的,只有一个,警察一看到就 肯定会怀疑。”
我们四人个个白白净净,一脸正气,还帅到不行,只有天下无敌黑不溜秋的像个烟熏人,很可疑。
过了一阵子。天下无敌说:
“老师,我肯定刚才你说的那个人一定不是我。”
“唔,真聪明。”
真聪明,知道老师在影射谁。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