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 2011

第25次的怕

其实教师节捐血运动的反应是不热烈的。学校老师那么多,响应的还不足5%。大家还是很怕...

我也是很怕的。

当医生要我把手伸出来时,我就开始怕了。当医生拿出利器,准备刺破我的手指头抽取样本时,我的怕立刻上升到极点,手指甚至会打结无法打开,还要用右手扳开左手掌,只差没有晕倒而已。虽然明知道不会有多痛。

不过当手指头真正被刺破时,害怕的感觉就消退了。

验了血,躺到床上去的时候其实也不是很怕,可是当走过的护士B对准备帮我抽血的护士A说:“噢,已经看到了,很清楚!”时,我就开始全身僵硬了。

护士B看来很为护士A感到高兴,因为我的血管那么明显,那么清楚。她不需要扎我五六次!可是我还是幻想着,万一她是个菜鸟,我就会满手针孔。我很怕。

幸好护士A一针就见血了。我别过头去,根本不敢看。我继续全身僵硬地“玩弄”手中的“玩具”,以便可以快点装满血袋,离开这张可怕的床。我很怕。

护士假假来给我讲话,转移我的注意力。她们的例行问题当然就是:“你第几次捐血?”

我说第25次。

护士很惊讶地哗了一声。她一定是没看过这样一个怕了24次之后还会来捐血第25次的笨蛋。

这25次里头,我只转身看过我的血从管子被导入血袋一次。我永远不会再看第二次了!幸好当时是躺着,要不然我就立刻像蛇一样软软地趴在地上不能走路了。

我真的很怕!

当我站起来跟学生讲话,觉得很晕后,就要求护士让我再躺到床上去。护士把枕头垫在我的脚下,问我之前捐血有没有头晕的感觉。

头晕很少发生,即使有也很轻微。不过,有昏倒的经验。第一次捐血时就昏倒了!

下场就是坐救护车回宿舍。所以第一次坐救护车就是因为第一次捐血就昏倒。

既然连昏倒的经验都有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可是,还是很怕!或者第26次捐血时不会这么怕...

9 comments:

  1. 為大王的仁心和【冷血】喝彩!!!

    再接再厲,吾王萬歲。

    ReplyDelete
  2. 好样的,欣赏你。
    通常我是拿针刺人见血的那个,大多数时间我都不怕的;怕的是,血管幼小到放大镜也看不到的手臂,要抽血。

    ReplyDelete
  3. 大王,我捐了28次,也是很怕,每次都别过头不看他们刺。。。

    捐了那么多次,只有一次有发生意外,就是捐完后剪断的时候夹不紧,导致我那温热的血喷到满地都是,吓坏在我身边,第一次去捐血的朋友。。。

    晕倒还是头晕,倒好像没有。

    ReplyDelete
  4. 豆浆:
    原来是冷血所致,难怪怕了一次又一次还勇往直前。

    Liam:
    大多数的时间你都不怕...
    就是说有时候你也很怕...
    医生,你不要吓我...

    tamiya:
    如果是我,我...我...
    (晕倒了,不能继续讲话)

    苦妈:
    我很怕的!

    ReplyDelete
  5. 人家外国捐了血可以换机票。。。番薯过的。。。唉,在番薯过捐血是真仁慈。大Sir,为你骄傲!

    ReplyDelete
  6. 都做了那么多次,还怕什么?
    乖哦,躺下来,闭上眼睛,几分钟就好了。

    ReplyDelete
  7. 啤酒花:
    一定会。

    193:
    怀着目的,会失望到死的。

    居安思危:
    难怪会头晕,原来是躺太久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