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20, 2013

最差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要补课。通常补课之后,我们就会去大吃大喝,以安抚受创伤的心灵。

已退休的前训导主任约了大家到某椰树林去吃午餐,把餐馆的名称三个字里写错两个字,害得我们差点去了天不吐。

前训导主任退休后生活悠闲,不必再受气,全职当觅食团主席,竟然变得年轻了,脸色也红润了许多。可见教书是多可怕的一件事。

由于那儿菜式不多,点菜很容易,上菜也就很快。食物也新鲜美味。饱食一餐,付了钱之后,大家还纹风不动。原来前训导主任又多点了一道菜——虾婆。

虾婆不是虾蛄,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是虾婆。点菜的人又不肯说明,我们只好猜测,虾的婆婆?虾的婆婆会长成什么样子?

等了很久,虾婆还不见踪影。服务员来了一次,跟我们说:“订单忽然很多,必须等很久……”

我们还没有反应,她又自顾自地说:“还是尽量先做给你们好了!”说完她就走掉了。

我们对这个虾婆更加好奇了。这么多人喜欢吃虾婆?会是这样的一种人间美味呢?

一碟宫保式的炒虾婆肉终于送来了,二十大元。我们只看到一朵朵的椰菜花,不知道哪一件是虾婆,因为分量太少了。

拨开花椰菜找到虾婆肉,送入口中……

呃……

呃……

大家的脸上没有了表情,大概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最后剩下的两块橡皮虾肉被大家很客气地推来推去。

等最久的,可能也是最贵,原来是最令人失望的。

所以,等不到,得不到,或者绝对是好事。

6 comments:

  1. 橡皮虾肉可以给我哄肥佬。椰菜花则拿去哄小羊。这样,晚上我就可以抱着小羊睡觉了。

    ReplyDelete
  2. 苦妈:
    肥佬喜欢吃橡皮?小羊会踹人的,你还是抱肥佬比较安全,反正他喜欢吃橡皮,不会咬你的。

    ReplyDelete
  3. 河婆的肉很少,不划算吃。

    ReplyDelete
  4. 虾婆是虾姑的妈妈。。变橡皮其实是煮太熟了,拿来炒金瓜汁+辣椒叶可是一大美食,可惜被厨师糟蹋了。

    ReplyDelete
  5. 我刚想起来为何蕃薯万能的马来西亚,就算看到烟雾的情形下还让学校开课。大概教育部认为学生和老师已经习惯了粉笔的尘埃,所以烟雾就没什么大不了。

    原来做老师是那么危险的事。

    ReplyDelete
  6. 精彩人生:
    好奇心杀死虾婆^^

    Ulat:
    的确是煮得太老了,暴殄天物。

    moot:
    烟雾算得了什么?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