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5, 2013

脑残委员会

接到信,要我们到市政局去领大选那天做苦工的酬劳。我们也不明白,为什么不存入银行户头,而一定要我们自己去领。我们已经被要求呈交银行存折副本好几次了,纯粹好玩?给SPR做纪念?

放学后,我和洪小姐各别驾车到那么遥远的市政局去。原来他们也有午休时间,两点才开始工作。我们只好等。等了很久,两点超过了十分钟才见到人影姗姗来迟。我和洪小姐在不同的投票区做工,所以排在不同队伍。她先领了钱,我的柜台才开档。

等我领了自己的钱,再领了其他同事的钱之后,原来我们还得等第三个柜台开档,因为还有一个同事是属于另一个投票区的。

那张桌子还空荡荡,没有人开工,但也没有人排队。洪小姐脾气超好,当然不会骂粗话,一点也不像我。

我们又等了一阵子,才有个胖胖的女职员出现。她气喘如牛地坐下来,但还无法派钱,因为负责运钱来的人还没出现。

洪小姐问她:“为什么这次不直接把钱存入户头?这样我们不必这么麻烦跑到这里来。你们也是必须做额外工作对吗?”

那个胖胖女士很无奈地说:“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SPR要这样做,我们用了很多工作天来处理这些钱,分门别类,还要开柜台在这里等大家来领钱。那些没有来的人,我们还必须打电话去给他们请他们来……”

我们看看正在排队的人。不见得每个人都是老师,放学后可以来领钱。有些人必须请假一两个小时来,虽然领到三百六十五大元是很值得的,可是实在是浪费人力资源。

以前存入银行户头多简单。

我们等的钱终于送来了。拿了钱之后,我问胖胖女士:“我们的钱是不是还没完全领完?”

她苦笑着说:“还没有。”

是的,还没有。我们还有两三趟的交通费还没领。

SPR可能以为市政局就在你我的左右,大家吃完午餐顺便走过来排队拿钱就可以了。

5 comments:

  1. 番薯国的行政只能够唱“叹三声”。那么多繁文缛节,难怪会把外资吓跑!

    ReplyDelete
  2. jb:
    不只是繁文缛节多,还朝令夕改,令人无所适从。

    ReplyDelete
  3. SPF博你们都不去拿工钱,这样那些钱就可以.......

    ReplyDelete
  4. 苦妈:
    ……捐给慈善机构,yeah!

    蛇是很天真很傻的^^

    ReplyDelete
  5. 是无的招数,为了SPR 可以拿着整笔钱去银行吃点利息。 根据我个人估计, 最少是7~8 千万 在里头, 就算是3% 利息放一个月也够那些SPR的人渣拿来当零用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