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1, 2010

温情

很多人说复印店的忠老板有点“色”,可是我跟他没有生意上的来往,没给他赚到什么钱,也没什么交情,更加零接触,所以传言还是传言,无法验证。

忠老板出现在办公室时,阿田跟我说:“忠老板也要捐。”我以为阿田要像我一样,过去向忠老板发动勒索攻势,可是忠老板却笑眯眯地走过来,拿出三百块钱来交给我。原来阿田已经告诉他了。而他又告诉了某名校的校长。那名校的校长说,几千块钱,一个学生捐一些,很快就筹到了。。。

我写下他的名字,他又转身拿出一包姜饼来请大家吃。我就祝福他永远健康、长生不老、青春美丽。。。

不久,一些老师回到办公室来。温柔的刀忽然说:“你不要告诉我他是因为去玩那个射击游戏而受伤的咯!”

我连忙假装没听到。可是有股冲动要把她捐出来的钱原银奉还。

经过六年级生活技能室时,看到叶露露,想想,就走进去跟她讲一声。我一开口说:“有一个学生受了伤,我们正在帮他筹手术费。。。”

不等我说完,叶露露立刻眉头一皱,以不友善的语气问我:“我们为什么要帮他筹款?”

我立刻转身离去。

叶露露又问:“为什么要我们帮他筹款?”

丑陋果然是永恒的。叶露露一次又一次、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点。心地的丑陋果然会影响外貌。林肯真有智慧。

放学后,师傅把钱递过来,问我情况怎样。我告诉她:“他说他的眼角还可以看到东西。”

深受眼疾之苦十多年的师傅竟然高兴得叫起来,甚至还想要过来抱我,她说:“就是说可以恢复视力。真的值得帮他!”

希望正如刀子嘴豆腐心的师傅所说的那样。

8 comments:

  1. wargame 不是很健康很正常的消遣活動嗎?那個學生也不過是無辜的受害者而已,什麽時候變成跟打家劫舍一樣罪無可赦了??這幾個老師真的該送去再教育了....沒有知識也要有點常識...沒有常識也該長點見識啊......

    ReplyDelete
  2. 啊。。原来不是所有老师都有脑的。。

    哦,对了蛇蛇,我问了讲师,如果只是单凭“生死状是在受伤以后才签”的因素要claim医药赔偿是不够solid的,还有其他因素需要考虑比如:
    受害者是否第一次去玩war game?
    受伤那天已经过了十八岁生日?
    玩war game之前有没有attend过任何有关war game公司提供的安全措施的taklimat?
    有关公司有没有提供足够的safety equipment i.e. goggle, vest...etc?
    开始玩之前有没有签过任何文件?
    然后就是必须看看所签过的文件里面写了什么clauses。

    ReplyDelete
  3. 很好奇~你看來因該不會超過30嵗吧~你是小學教師~~你的學生from5拿10科A?不知能否分享一下你在這所學校教了多少年的書了?


    ~潛水艇

    ReplyDelete
  4. 我在想象如果师傅抱你会是什么样子的。。。。 哈哈!

    ReplyDelete
  5. 老头:
    老师管理的是小孩子,自立为王久了,就会产生一种“我就是权威”的心态。所以没知识又自以为是的老师多的是!

    Ulat:
    谢谢。伤者没过十八岁,也有关系?

    潜水艇:
    网络世界虚实难分,我可能真的是一条会打字的蛇也说不定呢!

    大王花:
    对hor,人抱蛇,很奇怪咧!

    ReplyDelete
  6. 年龄是contract里的其中一个关键,因为如果涉及的是minor(也就是还没到合法年龄的人)情况就会不同,因为general rule: minor is not bound by contract unless necessity[当然那并不表示minor签了contact以后就可以不遵守合约里的条规因为还有其他的exceptions]。

    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个war game/ paintball的管理层都会要求18岁或以上的players在参与活动以前必须签一份文件(exclusion clause)以防发生意外时可以exclude war game/ paintball公司的liability;而18岁以下的都必须有consent from parents or legal guardian。

    ReplyDelete
  7.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8. 虫:谢谢你的专业指导,已转告。一切交由伤者的家人去决定。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