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16, 2010

与鸟人一起捐血

因为没有悲伤,因为生活幸福,所以很久很久不曾去捐血了。

因为今天是教师节,因为看到路旁有捐血运动的布条,所以就决定以捐血的方式来庆祝教师节。可是日期和地点其实并不确定,所以还要特地驾车到布条前面去看清楚,才能确定今天某神庙真的有这样活动。

到了神庙,看到小猫三两只。打开簿子一看,第二十四次跟第二十三次之间竟然已经隔了漫长的三百多天,由此可见这三百多天来我是很快乐没有悲伤的,所以就忘了捐血的壮举了。

一坐下,递上小簿子给工作人员填写表格,对面的男子就问我要不要入会。我看到他那不是善类的长相,顾貌思义,以为他问我要不要加入私会党,就呆了一下,才问他入什么会。他笑着说:“当然是天地会。”旁边的人笑了一轮后告诉他,说我要加入的是红花会。我再问他们到底要我加入什么会。他们才说:“华人体育会啦!你来参加华人体育会的捐血活动,当然是要加入华人体育会啦!”

这时表格填好了,我就低头签了名。一抬头,那个不似善类的男人就用很权威的语气跟我说:“IC 拿来。”

竟然用这样像老师的语气跟老师说话。我说我不要入会,因为我喜欢到处去捐血。他立刻说:“哗,到处留——。”

真是鸟人。我看死他一次也不曾捐过血。所以我当然不会加入任何鸟人X会。

如往常般,当医护人员拿出凶器准备帮我刺手指抽取血液检验时,我已经怕到全身僵硬脸色苍白了。当然我也知道那个痛甚至比不上被蚂蚁咬的痛,可是第二十四次的怕,还是跟第二次的怕没什么分别。

验了血,我拿着那盒将要装我的血液的袋子,找了一张血压计在左边的床躺下来。一会儿,右边的床就来了个鸟人二号麻甩佬,一躺下去就不停地摇脚。起初是缩起左脚在床上摇,摇了很久,大概觉得独摇摇不如众摇摇,所以就把脚伸来放在我的床边摇。两张靠在一起的担架床就一直摇摇摇。我很想用粗话问候他,我也很怀疑他是第一次去捐血的菜鸟,想用摇脚要掩饰他的害怕。不过他的小簿子并不是新的,所以他的幼稚行为可能是要引人注意,或是他想要我开口问他第几次来捐血,然后他就可以向我炫耀说是第N次。然后我也可以向他炫耀我是第N++次。。。

事实上是,我什么都没做,就是一直看天,一直等,等到护士把另一个血压计拿过来,然后帮我抽血。而比我迟一点“上床”的那个鸟人二号麻甩佬的血包已经满了。护士一为他拔掉管子,他立刻直挺挺地坐起来,一翻身就下床去了。我坏心肠地等着他扑一声昏倒在地上。护士看到那鸟人二号在逞英雄,立刻叫住他,要他躺下。鸟人二号一边爬回床上一边说:“我不会晕的啦!”

这时其中一位原本坐在接待处帮人填写表格的女生也躺倒另一张床上去准备捐血了。我的血包很快满了。我静静地躺在床上,那位女生也静静地躺在床上。她没有摇脚。

去捐血,静静躺着就可以了,小动作那么多干嘛?有点后悔没选择去比较有文化的德教会。

9 comments:

  1. 大王,你的捐血记,看得我心惊胆跳。
    因为你好像进错了地方。
    我几怕你捐捐下,昏了过去;然后醒来时,发现自己不见了一个器官。。。。(中国常发生的事情)

    ReplyDelete
  2. 你们应该把他按住,绑起来,再挤多一包。

    ReplyDelete
  3. 加油,捐血是好运动,两个月后再来

    ReplyDelete
  4. 看到蛇大王的捐血次數,突然覺的自己好自私,因爲我一次血都捐過~雖然不認爲自己的生活幸福。

    ~潛水艇

    ReplyDelete
  5. 捐血没什么怕的啦!而且可以算是自己在为自己换血,很健康的。
    我也是捐了很多次了。

    ReplyDelete
  6. 也许想泡你不定,嘿嘿!


    大王,什么血型?

    ReplyDelete
  7. 多好啊,有鸟人才能衬托出你大王蛇的高贵斯文嘛。

    ReplyDelete
  8. 苦妈:
    看了你的留言,我也有点怕,可能以后不敢再去捐血了。

    Botak:
    我不够鸟人大只,要把他卷起来,我又不是蟒蛇,我是大王蛇。

    Liam:
    三个月他们才接受,到时我又忘掉一干二净了。

    潜水艇:
    水底的交通工具默默耕耘/捐献零件就可以了。

    走过岁月:
    被凶器刺破手指头比较可怕。。。

    幸运猪:
    他可能患了柏金逊症。

    B型,你要订购?要再等三个月。

    小庄:
    有鸟人,让我为自己的家乡感到可悲,文化层次那么低。。。

    ReplyDelete
  9. 两个月,哪个混蛋说三个月的?让你混多一个月?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