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2, 2010

被耍?

某“筹委会主席”要求借用十个男童军去义卖会帮忙,所以某老师也只好老远地赶到那儿去看顾学生。

依照惯例、依照路途的遥远程度,学生当然比老师早到。所以我一到就已经看到一群灰衣小孩站在路旁漫然无助。

十位热心可爱的小朋友来了九位,第十位要出门时却扭伤了脚。我把车停到遥远的天不吐去,再走回会场时,九位小朋友还是茫茫然地在路旁等候,没有人来带领他们。我见不到那位“筹委会主席”,只好四处去询问。一问之下,才发现他们的活动原来是由好几个团体联办的。当然因为我问错人,所以人家也不知道我的学生应该要干些什么活。幸好那位“筹委会主席”看到了我。

“筹委会主席”也不确定我的学生应该做什么,又叫了另一位理事过来分配工作。我绝对以貌取人,这个女人长得端端正正,可是我一看到她就很不喜欢。

这位我不喜欢的女人好像握着一台对话机,增加了我对她的不喜欢。她想了想说:“你们会洗碗吗?你们就洗碗好了。”然后就领着小朋友走到“厨房”去。那儿已经有两个印尼女佣在洗着碗。我跟在后头,小声骂“筹委会主席”:“你不是说不需要我的学生洗碗的吗?”

“筹委会主席”陪笑说:“我也不知道,这个是由她负责的。”

走进了“厨房”,我听到门口有两个女人在说:“不应该让他们洗碗的,不好啦!让他们收拾垃圾就好了。”

我这个没有主见的人立刻就受到人家的影响了,所以我就跟那个我不喜欢的女人说:“我看,还是不要让他们洗碗吧,他们可能根本没洗过碗,可能会洗不干净,很不卫生。”

我的笨蛋学生竟然立刻说:“我会洗碗,我有洗过!”

可是。。。可是。。。我把童军借出去帮人家洗碗?怎么感觉有点怪?他们可以拾垃圾、收拾碗碟、搬东西,可是他们适合洗碗吗?那印尼女佣又要干什么?

我坚持不让学生洗碗,那个我不喜欢的女人又想了想,说:“这样呀,就让他们去收拾碗碟餐具好了。”

结果小朋友就很空闲地走来走去,因为义卖会并不大,而大部分的人吃了东西后都懂得把餐具放进桶里去。垃圾也不多,九位小朋友和老师一样,闲得很。
闲人老师就吃了蒸木薯。想要怀念一下小时候的单纯味道,人家却老是热心地一会儿要加椰浆一会儿要加黑糖,就是偏偏不肯让我吃不加料的木薯。
买了蒟蒻给小朋友吃,他们就围着一起吃,把吃东西搞到像聚赌一样。

阿田六点多就带了舞蹈团到会场去,因为“筹委会主席”告诉她,节目会在七点半开始。去到那儿,才发现节目是九点才开始。阿田开始抓狂。我开始庆幸我把通告时间定在六点至七点半。就是说,七点半之后,我就可以甩难了。

十七岁,当“筹委会主席”?虽然外表看起来像三十七岁,可是十七岁就是十七岁,真的有能力当“筹委会主席”?那个我不喜欢的女人看起来那么强悍,为什么不是由她来当?

有点被耍的感觉——“筹委会主席”被耍,连带我和阿田也被耍。

7 comments:

  1. 童军太小了吧?通常童军被借出去帮忙都是中学的,而且学校或童军学会有收钱。不能白做的。

    ReplyDelete
  2. 哼哼
    学校保护学生不力,被借去当古力,老师该当何罪?

    ReplyDelete
  3. 有没有搞错?大王这么精灵,居然会被人家耍。

    ReplyDelete
  4. 大王带学生,然后让学生去给人家耍,然后大王在忙着骂人:人家却老是热心地一会儿要加椰浆一会儿要加黑糖,就是偏偏不肯让我吃不加料的木薯

    ReplyDelete
  5. 其实不关年龄的事。
    蕃薯国的内阁就是一个好例子。

    ReplyDelete
  6. 幸运猪:
    我们很愿意日行一善,只是不愿意被人耍而已。

    Botak:
    小学生很喜欢去帮忙工作。我们不收钱,当作服务社会,是铜剑章考试的其中一项。

    leejiajia:
    我已经吃掉加了黑糖的木薯来赎罪了。。。

    走过岁月:
    其实我是觉得那位“筹委会主席”被大人耍。

    liam:
    你不专心,没注意到“九位小朋友和老师一样,闲得很”。

    moo_t:
    内阁里的老人家可能还比不上我的幼童军。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