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5, 2010

黑幕

承蒙师傅的厚爱,又去当歌唱比赛的记分工人了。

一开始其实根本无所事事,就是要等十六位四年级的参赛者唱完歌,三位批判老师把她们的评分表拿来后,把她们打的分数输入电脑,让电脑自己去计算、排名就可以了。

当成绩一显示,一旁的陈老师和阿田立刻大吃一惊,唱得不怎么样的课外活动主任千金竟然获得最高分。排名第二和第三的学生很明显地唱得比她好得多了。我们三人窃窃私语,无法相信我们的眼睛和耳朵。这时,比赛告一段落了,师傅走下来看成绩。她也大吃一惊,很不认同这样的结果。她念念有词了一阵子说:“你们忘了还有一个扣分的部分。”

然后她就开始在键盘上动手。这时身为其中一个批判老师的秀凤走过来,师傅立刻把电脑关起来,说:“这是秘密,不可以公开,谁也不可以看。”

然后又重复跟我说,不可以给任何人看成绩。

我把电脑交给她去处理,回到办公室去吃了第二顿早餐。

约十点,第二场比赛开始了。我往电脑的屏幕一看,原本第一名的课外活动主任千金的排名被推到第三格去了。师傅竟然狠狠地扣了她十分。

听说...总协调有这样的权力。

五年级学生进行比赛时,我开始手忙脚乱,又要记分又要摄影,所以完全没注意哪一个学生唱得好哪一个唱得差。等到成绩出来时,又有两个学生获得同样的分数,一个获得安慰奖,另一个就被挤出去。我和阿田猜想,大概要由音色方面来评定到底谁可以排在前面,所以就连忙计算她们两人的音色得分。结果发现排在第七位的学生得分比第六位的还要高。可是师傅一听到那两个学生的名字,立刻就说第七个不行,out!

第七个学生又是老师的孩子。师傅特别不喜欢老师的孩子?不过冠军得主也是老师的孩子。这个倒没有人有异议。

有人不识趣地盯着屏幕上的成绩表看。我婉转地说:“师傅说这是秘密,谁也不可以看。”

可是看的人说:“我没有看。”然后继续盯着看。

轮到六年级进行比赛时,由于压轴的参赛者太出色了,根本没有对手,所以连学生都可以用膝盖想到谁是冠军。冠、亚军都没有问题,季军却和其中一个安慰奖得主获得同样的分数。我只好又把师傅叫来看。她看了看,又在键盘上按了按,我还来不及看清楚,成绩表上已没有人获得同样的分数了。我不知道师傅到底是加了某人的分数,还是减了另一人的分数。

这时我更加明白,为什么所有的批评老师都不是音乐老师。印象分、感情分,分分不公平
所以只好由应该是客观的“局外人”来当批评。

7 comments:

  1. 比赛都是黑暗的.....除非实力悬殊,不然没有所谓的公平可言吧!

    p/s:看了这篇突然想到botak。如果以后他女儿参加这类比赛而赛果不公时,他会不会火爆的跟评审们据理力争?哈哈!

    ReplyDelete
  2. 現在的小孩怎麽那麽多課外活動啊?~幸好我早幾年出生。

    ~潛水艇

    ReplyDelete
  3. 各种比赛总是黑幕重重的,大王也是幕后的黑手之一,呵呵,你可以自己先加加减减,就不会麻烦师傅了吗

    ReplyDelete
  4. 啊。。
    原来是这样的。。难怪我以前完全没有拿奖的机会(虽然玻璃没有破掉。。)=.=

    ReplyDelete
  5. 赞啊。。我可以去当评判了

    ReplyDelete
  6. 善哉!善哉!

    难道大王在师训的时候,看到师训里头有艺术欣赏,正式音乐教导和正式绘画教导课程? 难听点说, 马来西亚师训和学校,骨子里头还是英国殖民政府的那一套, 五十年不变, 呵呵呵呵。

    ReplyDelete
  7. 老头:
    各花入各眼大概是黑幕的主要成因吧。

    潜水艇:
    吃不到的葡萄很酸?还是不必吃酸葡萄所以感觉很幸福?

    歌唱比赛是校内的活动,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了,不是新玩意。

    Liam:
    我的确可以先动手脚,可是我要假清高嘛!

    无名氏:
    你必须要承蒙主办单位的厚爱才有机会当批判。

    Ulat:
    对呀对呀,你没得奖全是因为老师不喜欢看到虫。

    moo_t:
    师训学院的课程,哈哈哈三个字就讲完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