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6, 2008

上了开心贼船

有一天,太俊跟我说:七月我的学校有文娱晚会,到时我约你去看。
我以为七月是很久以后的事情,所以信口开河地说:好啊。

有一天,天下无敌跟我说:太俊叫我跟你说他要帮你买文娱晚会的票。
我跟他胡言乱语:你没有表演我不要去看。

有一天,阿田跟我说 :太俊帮你买了文娱晚会的票了,到时我们一起去看。
我说:啊——啊——啊——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一大早就得去考英语口试。虽然很顺利,但回来后却很不舒服。不知道是生理上的病痛影响心理,还是心理上的抗拒影响生理,造成不舒服。
止痛药、超浓咖啡,都治不了疼痛。我不停地念念有词:我不要去,我不要去……

“我不要去”的时间还是到来了。载了阿田,到那某名校去。向太俊拿了票,我跟阿田说:“我们可不可以还不要进去?”阿田只好陪我在外面聊天。要我乖乖在礼堂里坐几个小时看表演,我认为我会死掉。
然后我还是进入了我认为我会“死在里面”的那个礼堂。门口两旁整排的学生一边行礼一边大声地说:欢迎光临——欢迎光临——
很吓人!
一进门就看到西门小明在操作强光灯。我问他:天下无敌在哪里?我要骂他,我要打他,他害我必须花十块钱来这个礼堂里坐几个小时,我会死掉!
西门小明好像天塌下来都是笑嘻嘻的。他说天下无敌在后台做工。后台那么暗,工作人员个个穿黑衣,根本看不出哪个是人,哪个是墙。我当然不敢到后台去打人,只好乖乖跟阿田一起坐下来看表演。
然后两个半小时里,我们就不曾离开礼堂。二十一个节目都那么好看,害我没时间死掉,所以从头看到尾,连水都不敢多喝。

晚会结束后,小魔女看到我,问我:“天下无敌有表演吗?”我说没有。她竟然说:“那你为什么来看呢”?真是鬼话连篇。不过我怀疑她偷听了某天我跟天下无敌胡言乱语所讲的话。她也可能装了窃听器在我车里。

人潮散了,黑衣人从后台走出来了。我叫天下无敌从台上跳下来给我骂。他说:“反正都看完了,而且还那么精彩。”就是因为精彩,我才只骂他,没有毒打他一顿。然后又有意外惊喜,俊仁也在。他先下手为强地说:“我没有长高啦。”我只好说:“是我长高了。”然后我又顺口问他要不要载他回家。他说他已经自己驾车了。我才惊觉,他已经长大了。怎么好像跟小学时没什么分别?我问他平时是不是都那样翻墙过来学校上课?因为他家就跟学校隔一道墙。他说:现在穿白衣白裤,翻墙很不方便,所以驾车。

然后我们带了天下无敌溜走。校门外有人家办丧事。我叫阿田一起去混吃。她不敢。我也不敢,知识分子都是无胆匪类,只好回家。阿田叫我不要还她钱。其实我很怀疑阿田,可能是她叫太俊帮我买票陪她去的。忘了把她捉来kiss 一下,让我过了这么开心的一晚。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