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6, 2008

莫名其妙

小辣椒被推销员缠身,订了读者文摘。由于连续订两年便会得到另一本杂志,她便邀我也一起订,当作是两年份。我便订了英文版的读者文摘。然后小辣椒的丰隆卡人家不要收,我只好掏出大众的信用卡来让人家刷。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怎么会牵涉到我的头上来?

结果上课迟了,4I 班的学生在生活技能室外大喊大叫。一毫独自坐在石凳上,一会儿又绕到一旁去看花,跟平时没什么两样的要与众不同就是了。开了门让他们进入课室,然后再去开后门。学生便说一毫在哭。一毫伏在桌上。又发神经了!我抓起那根支离破碎的藤鞭打了他一下。果然有效。一毫抬起头来,立刻擦干眼泪,好起来了,会跑会跳会提问了。莫名其妙的学生,时不时就要发神经,问也问不出原因。可惜学校里的辅导老师比他们更不正常,不见比见的好。

生活技能的课程里有一课是做生意的,教四年级的学生做生意!唉!真不知所谓。我问他们如何在学校卖Milo?他们都站在自己的立场思考:卖大大杯!只有一个说:milo粉放少少,冰放多多!还加上夸张的动作。真聪明,看那副身材,将来一定是个成功商人。

六年级的课室里装了放映机的架子,就在天花板中央,很靠近叮咚。我们都很害怕,怕它掉下来。叮咚早上问,中午又问:“这个会掉下来吗?”我说不要紧,掉下来只是敲到你而已。叮咚说:“老师,你不是说掉下来会从我这边弹开,跳到福才那边去,敲到福才吗?”敲到那么乖巧可爱的福才可不行。我还没决定要怎么做,诚意已经尖叫说:“以防万一,以防万一,我们现在立刻移过去!”没有人附和他,他只好把椅子移回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