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7, 2008

红色的约会

苦命的牛儿星期六还得回学校补课。12.25放学后躲在电脑室做工,一直不见师傅的踪影。不知不觉就呆到两点了。这时师傅才有时间帮我看我那死掉好几天的电脑。她兴致勃勃地把电脑打开给我看,我很内疚的说我两点十分约了人。师傅看看手表,已经两点五分了。她说:“我命令你在两点半之前回到学校。”哈哈哈!笑话,我肯定会在星期一下午两半之前回到学校的。

我约了天下无敌。我看到的是一个红色的人,竟然病到变色了。病到这么重的人当然不吃红豆冰,所以他无法了解我为什么吃到那么辛苦。你吃过忘了淋糖水的红豆冰吗?这是我吃过最难吃、最大团的红豆冰。那么高挺坚硬,像冰山一样。当时我需要的是一把铁锤,不过他们没供应。我只能从碗的边缘挖一个洞,慢慢地从洞口中把冰下的料挖出来吃。铺在冰山上面的煎蕊早已掉落满桌子。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吃不完一碗红豆冰。可是当时为什么我没去要求加糖水呢?我也百思不解。

那么难吃的红豆冰吃了很久很久,打包的福建面一直没送来。我们走去拿。那个小贩竟然认不出是我。她也在等。她说:“我记得来打包的是穿红衣的,我一直找不到人。”的确有人穿红衣,那是她自己。我穿的是白衣。

上了车,我问天下无敌,脸为什么那么红。他拉下镜子照了照,对自己很满意地说不红。我把手放在他的脸旁,叫他比较一下。他看了看终于承认自己的脸真的是很红。然后又不甘心地说:“那是因为你苍白。”其实是他发烧,烧到熟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