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26, 2008

TIDAK BERTIMBANG RASA

最近又开始给学生进行英文数理科的诊断考试了。批改后,学生就根据老师给的标准注明需不需要辅导。需要的就标P,不需要的就标O。
数学老师和科学老师都必须牺牲时间来给学生考试。

科学老师一见到我就投诉。
“你的学生真是气死人!我一开始分考卷,那个鱼米就说不用考的,级任老师说不重要的!”
我。。。我哪有说过?
“还有哇,那个阿伦和无魂啊,根本不要算,乱乱写,全部写PPPPP,OOOOO,气到我半死!”
“你不需要一题一题的解释,只要把标准题数写在黑板上,他们就会计算了。”
“我写了,还讲解给他们听,他们就是不听。气死人!”
真的需要那么气吗?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

又轮到我让他们考数学。考完后他们又自己批改、计算、注明。
我看到无魂六神无主地在算,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回航跳过去教导他。编号一号的阿伦的答案纸放在上面,一眼就看到注明写错了。我把他叫过来,问他到底会不会算?他摇摇头。我只好再讲解一遍。这次他懂了,马上写下正确的注明。

学生乱写,真的是因为不肯听话?为什么科学老师不睁开双眼,把真相看清楚?自己在那儿跳脚气到半死,学生一点儿也感觉不到,真不划算。或者说,错的是学生,因为明明不懂也不肯发问?

过了一天,科学老师又向别人投诉。
“那个学生写的答案竟然跟我的一模一样,哪里有可能?气死我!”
天,写对也不可以?
唉,这么看不开,何苦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