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19, 2008

什么日子

走去洗杯,经过阿田和爱萍的旁边。她们在小声讲大声笑。我听到我的名字。
洗好杯子,走回去。阿田说:“你那个朋友啊……”
哪一个朋友?“那个‘男’朋友?”阿田说是。就是那个大家都不要认领的‘男’朋友——是非精。
原来五朵玫瑰申请开放大学被录取,是非精也说他有申请,但没被录取。
阿田忿忿不平:“明明没有申请,这样也要骗。”
我还想帮是非精一把。“会不会是他有申请,你不知道呢?”
阿田说:“我问过书记了,全校只有三位老师申请,不包括是非精。”
阿田那么憎恨是非精,绝对有可能会去向书记打听。
不被大学录取又不是什么光荣史,到底有什么好捏造的?
看来是非精中毒极深,一日不信口开河,必定浑身不自在。

放学后把凯健叫来。他本来要陪我去取货。我给了他钱去打电话,然后他就一起不回头了。另一个小鬼也不见人影,也不知道到底是失约呢,还是不知有约。只好自己去拿那二十多个煮食用具。这是个什么怪日子?被人放鸽子的日子?不过比较怪的是,竟然没有发脾气,心情还是那么好。中邪了?平时一定会大发雷霆,以虐待、折磨某人来消气。今天人这个真的是我吗?
某人去了哪里?怕到回火星去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