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12, 2008

运动会前奏

举行排球比赛时,我和童军们做了几天的苦工。比赛时,大家只看到已准备好,可以使用的场地,绝对没有人会问:是谁做的呢?比赛完毕,童军们把所有的用具都堆放在工具室里。后来我独自把那堆工具整理好。负责用具的老师反而完全没问一句。只因为用上了童军的用具,结果就顺理成章地变成童军组的工作了。
运动会由秀凤负责用具。她向我要了六个童军,从工具室里搬出一大堆的用具来检查,准备星期日搬上巴士载到体育馆去。她忙得一头烟。
过了几节,梅兰在办公室问我:“那些用具到时是不是有人会准备给我们?”
我以为她也是用具组的。我说:“秀凤一个人在做到半死,你竟然没有去帮忙!”她说她是负责记分的。
如果不是因为要用到童军的人和用具,我也一样不会看到、不会想到:是谁在做呢?
工作的分配如何能做到公平均匀?被选为队长、组长的老师忙了整个月,一些老师将在运动会当天从开始忙到结束无法离开岗位。当然也有人就算没出现也不会被发现。也有人可以溜回家。。。
是谁那么幸运,不用做呢?我?好像是。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