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3, 2008

运动会

到了体育馆,冷冷清清,以为是第一个抵达,又下着毛毛雨,只好在外面等。雨停了,便扛了包帐篷进去。原来五朵玫瑰更早已经在里面等了。幸好两个住得最近的人不是最迟抵达的人。五朵玫瑰帮我搭起帐篷。我问他要不要面包果。他说他要给他的岳母,但他自己不敢吃,会起不了床。面包果这么可怕吗?这样我要送他一个特大的。
一会儿,校车到了,童军劳工也来了。搭好第二个帐篷时,小辣椒向我道谢了好几次。所以做鸡婆也做到心甘情愿。然后我又适时地出现在副校长面前,他可能也忙到分不清是人还是鬼就把一堆组旗递给我。然后,工作做完了,要干什么?溜回家。吃了一顿饭,剪了一个头发,看完一份报纸,采了三个面包果,才又到体育馆去。看到一辆摩托车,陌生的车牌,不知道是不是五朵玫瑰的。但那儿只有一辆摩托车。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那个特大的面包果放在摩托篮子里。随缘啦。
在看台上呆坐了一阵子才发现各队是有个别的地盘的。难怪四周都是青衣人。只有我是蓝衣人。真后悔没在家里呆久一点,反正最喜欢的拔河项目我又不能下场去参加。运动会结束后,大家站在门口等校车。我也一起凑热闹。凯健坐在水沟旁,耳朵几乎要贴着我的背包了。我的手机响到断线了,他才说:“老师,刚才你的手机好像响了。”真是的,害我还要回电。结果因为这通电话,我就搭校车回十多公里远的学校吃一个午餐!除了我,原来还有别人到了今天才知道运动会过后学校有供应自助餐。他们说:低调处理,低调处理。。。。。。最近的活动差不多已经要黑箱处理了。
回到学校,已经有同事帮我们盛好食物了。只好吃下那些平日视为毒药的炸鸡炸鱼炸糕。晚上要不停游泳两小时才能抵消了!一边吃,一边想:如果是我先到学校,我是不会想到别人,帮别人拿食物的。我心里只有我自己。我必须要感到惭愧,我必须要改过自新。不过……勇于认错,绝不改过。
阿田看到蓝队的是非精跟两个棕队的老师坐在一起就说:“看,谁赢他就去靠谁。”我说有关系吗?她说有。奇怪,什么队赢了都还不是一样要做牛做马做老师。是她自己看不开吗?是非精跟整排蓝队的老师坐在一起时阿田没看到。她们回了,阿田只看到跟棕队老师坐在一起时的是非精。眼前看到的事情,都是真实、完整吗? 运动会最后一个项目,全体教职员拔河比赛。司仪报告说:队长是 Cikgu D 和 Cikgu R, 你们喜欢谁就去向谁报名吧。然后就看到不要脸的男童军也跑去拉绳子了。
因为腿伤,第一次没下场,要不然应该可以保持必输的记录。真不可思议,不管我站在那一边,都没赢过。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